〈孫武〉

 

〈史記.孫子吳起列傳〉:

  孫子武者,齊人也。〔一〕以兵法見於吳王闔廬。闔廬曰:「子之十三篇,〔二〕吾

盡觀之矣,可以小試勒兵乎?」對曰:「可。」闔廬曰:「可試以婦人乎?」曰:「可。

」於是許之,出宮中美女,得百八十人。孫子分為二隊,以王之寵姬二人各為隊長,〔三

〕皆令持戟。令之曰:「汝知而心與左右手背乎?」婦人曰:「知之。」孫子曰:「前,

則視心;左,視左手;右,視右手;後,即視背。」婦人曰:「諾。」約束既布,乃設鈇

鉞,即三令五申之。於是鼓之右,婦人大笑。孫子曰:「約束不明,申令不熟,將之罪也

。」復三令五申而鼓之左,婦人復大笑。孫子曰:「約束不明,申令不熟,將之罪也;既

已明而不如法者,吏士之罪也。」乃欲斬左右隊長。吳王從臺上觀,見且斬愛姬,大駭。

趣使使〔四〕下令曰:「寡人已知將軍能用兵矣。寡人非此二姬,食不甘味,願勿斬也。

」孫子曰:「臣既已受命為將,將在軍,君命有所不受。」遂斬隊長二人以徇。用其次為

隊長,於是復鼓之。婦人左右前後跪起皆中規矩繩墨,無敢出聲。於是孫子使使報王曰:

「兵既整齊,王可試下觀之,唯王所欲用之,雖赴水火猶可也。」吳王曰:「將軍罷休就

舍,寡人不願下觀。」孫子曰:「王徒好其言,不能用其實。」於是闔廬知孫子能用兵,

卒以為將。西破彊楚,入郢,北威齊晉,顯名諸侯,孫子與有力焉。

〔一〕正義:魏武帝云:「孫子者,齊人。事於吳王闔閭,為吳將,作兵法十三篇。」

〔二〕正義:七錄云孫子兵法三卷。案:十三篇為上卷,又有中下二卷。

〔三〕索隱:上音徒對反。下音竹兩反。

〔四〕索隱:趣音促,謂急也。下「使」音色吏反。

 

〈銀雀山漢墓竹簡.見吳王〉:

  ……〔吳王闔閭〕□於孫子之館,曰:「不穀好□□□□,□□□□,□□兵者與

(歟)?」孫〔子曰……闔廬曰〕……乎?不穀之好兵□□□□之□□□也,適之好

之也。」孫子曰:「兵,利也,非好也;兵,〔危也〕,非戲也。君王以好與戲問之,外

臣不敢對。」蓋(闔)廬曰:「不穀未聞道也,不敢趨之利與〔危,故以好與戲問之也〕

。……孫子曰:「唯君王之所欲,以貴者可也,賤者可也,婦人可也。試男於右,試女

於左,□□□□……〔闔閭〕曰:「不穀願以婦人。」孫子曰:「婦人多所不忍,臣請

代〔以賤者。……闔廬曰:「……吾死尚不〕畏,有何悔乎?」孫子曰:「然則請得

宮〔中美女〕……之國左後璽囿之中,以為二陳(陣)□□……〔孫子〕曰:「陳(

陣)未成,不足見也。及已成,……□□不辭其難。」君曰:「若(諾)。」孫子以其

御為〔司馬,以其〕參乘為輿司空,告其御、參乘曰:「□□……□婦人而告之曰:「

知女(汝)右手?」〔曰:「知之。」「知汝左手?」曰:「知〕之。」「知汝心?」曰

:「知之。」「知女(汝)北(背)?」曰:「知之。」……〔謂汝右,從汝右手;謂

汝左,從汝〕左手;胃(謂)女(汝)前,從女(汝)心;胃(謂)女(汝)〔後,從汝

背〕。……□不從令者也。七周而澤(釋)之,鼓而前之,〔金而坐之〕……〔三告

而〕五申之,鼓而前之,婦人亂而笑,〔無〕金而坐之。有(又)三告五申之,鼓而前之

,婦人亂而笑。三告而五申之者三矣,而令猶不行。孫子乃召其司馬與輿司空而告之曰:

「兵法曰:『弗令弗聞,君將之罪也;已令已申,卒長之罪也。』兵法曰:『賞善始賤,

罰〔惡始貴……闔臚曰〕……請謝之。」孫子曰:「君□……。」……引而員(

圓)之,員(圓)中規;引而方之,方中巨(矩)。……闔廬六日不自□□□□□……□□□□孫子再拜而起曰:「道得矣。……□□〔短〕長遠近習此教也,以為琠R。

此素教也,將之道也。民……莫貴於威。威行於眾,嚴行於吏;三軍信其將畏(威)者

,乘其適(敵)。」千□十五

 

(按:「利、危」乃孫子之戰爭論,〈軍爭篇〉:「軍爭為利,軍爭為危。」及〈火攻篇

〉:「非利不動,非得不用,非危不戰。」即可為證,故將「兵」、「非戲也」二語間補

之以「危也」二字。)

 

……而用之,□□□得矣。若□十三扁(篇)所……

……〔十〕三扁(篇)所明道言功也,誠將聞□……

……〔孫〕子曰:「古(姑)試之,得而用之,無不□……

……□而試之,□得□……

……□□□之孫子曰:「外內貴賤得矣。」孫〔子曰〕……

……〔孫〕子曰:「唯……

……也,君王居臺上而侍(待)之,臣……

……至日中請令……

……人主也。若夫發令而從,不聽者誅□□……

……□也。請合之於□,□□之於……

……陳(陣)已成矣,教〔令已〕聽〔矣〕……

……□不穀請學之。」為終食而……

……將軍□不穀不敢不……

……者□□也。孫子……

……孫子曰……

……孫子……

……□□孫子□□……

……蓋(闔)廬……

……蓋(闔)廬……

 

〈銀雀山漢墓竹簡.吳問〉:

  吳王問孫子曰:「六將軍分守晉國之地,孰先亡?孰固成?」孫子曰:「范、中行是

(氏)先亡。」「孰為之次?」「智是(氏)為次。」「孰為之次?」「韓、巍(魏)為

次。趙毋失其故法,晉國歸焉。」吳王曰:「其說可得聞乎?」孫子曰:「可。范、中行

是(氏)制田,以八十步為畹,以百六十步為畛,而伍稅之。其制田陝(狹),置士多,

伍稅之,公家富。公家富,置士多,主喬(驕)臣奢,冀功數戰,故曰先〔亡。智氏制田

,以九十步為畹,以百八十步為畛,而伍稅之。其制田狹,置士多,伍稅之,公家富。〕

公家富,置士多,主喬(驕)臣奢,冀功數戰,故為范、中行是(氏)次。韓、巍(魏)

制田,以百步為畹,以二百步為畛,而伍稅〔之〕。其制田陝(狹),其置士多,伍稅之

,公家富。公家富,置士多,主喬(驕)臣奢,冀功數戰,故為智是(氏)次。趙是(氏

)制田,以百廿步為畹,以二百卌步為畛,公無稅焉。公家貧,其置士少,主儉臣收,以

御富民,故曰固國。晉國歸焉。」吳王曰:「善。王者之道〔明矣〕,厚愛其民者也。」

二百八十四。

 

〈史記.吳太伯世家〉:

  王闔廬元年,舉伍子胥為行人而與謀國事。楚誅伯州犁,其孫伯嚭亡奔吳,〔一〕吳

以為大夫。

〔一〕〈集解〉徐廣曰:「伯嚭,州犁孫也。史記與吳越春秋同。嚭音披美反。」

  三年,吳王闔廬與子胥、伯嚭將兵伐楚,拔舒,殺吳亡將二公子。光謀欲入郢,將軍

孫武曰:「民勞,未可,待之。」〔一〕四年,伐楚,取六與灊。五年,伐越,敗之。六

年,楚使子常囊瓦伐吳〔二〕。迎而擊之,大敗楚軍於豫章,取楚之居巢而還。〔三〕

〔一〕〈索隱〉《左傳》此年有子胥對耳,無孫武事也。

〔二〕〈正義〉《左傳》云:「楚囊瓦為令尹。」杜預云:「子囊之孫子常。」

〔三〕〈索隱〉〈左傳.定二年〉,當為七年。

  九年,吳王闔廬請伍子胥、孫武曰:「始子之言郢未可入,今果如何?」〔一〕二子

對曰:「楚將子常貪,而唐、蔡皆怨之。王必欲大伐,必得唐、蔡乃可。」闔廬從之,悉

興師,與唐、蔡西伐楚,至於漢水。楚亦發兵拒吳,夾水陳。〔二〕吳王闔廬弟夫概〔三

〕欲戰,闔廬弗許。夫概曰:「王已屬臣兵,兵以利為上,尚何待焉?」遂以其部五千人

襲冒楚,楚兵大敗,走。於是吳王遂縱兵追之。比至郢,〔四〕五戰,楚五敗。楚昭王亡

出郢,奔鄖。〔五〕鄖公弟欲弒昭王,〔六〕昭王與鄖公奔隨。〔七〕而吳兵遂入郢。子

胥、伯嚭鞭平王之尸〔八〕以報父讎。

〔一〕〈索隱〉言今欲果敢伐楚可否也。

〔二〕〈正義〉音陣。

〔三〕〈正義〉音古代反。

〔四〕〈索隱〉定四年「戰于柏舉,吳入郢」是也。

〔五〕〈集解〉服虔曰:「鄖,楚縣。」

〔六〕〈正義〉《左傳》云:「鄖公辛之弟懷也。」

〔七〕〈集解〉服虔曰:「隨,楚與國也。」

〔八〕〈索隱〉左氏無此事。

  十年春,越聞吳王之在郢,國空,乃伐吳。吳使別兵擊越。楚告急秦,秦遣兵救楚擊

吳,吳師敗。闔廬弟夫概見秦越交敗吳,吳王留楚不去,夫概亡歸吳而自立為吳王。闔廬

聞之,乃引兵歸,攻夫概。夫概敗奔楚。楚昭王乃得以九月復入郢,而封夫概於堂谿,為

堂谿氏。〔一〕十一年,吳王使太子夫差伐楚,取番。楚恐而去郢徙鄀〔二〕。

 

〈史記.伍子胥列傳〉:

  楚誅其大臣郤宛、伯州犁,伯州犁之孫伯嚭亡奔吳,〔一〕吳亦以嚭為大夫。前王僚

所遣二公子將兵〔二〕伐楚者,道絕不得歸。後聞闔廬弒王僚自立,遂以其兵降楚,楚封

之於舒。闔廬立三年,乃興師與伍胥、伯嚭伐楚,拔舒,遂禽故吳反二將軍。因欲至郢,

將軍孫武曰:「民勞,未可,且待之。」乃歸。

〔一〕〈集解〉徐廣曰:「伯州犁者,晉伯宗之子也。伯州犁之子曰郤宛,郤宛之子曰伯

嚭。宛亦姓伯,又別氏郤。楚世家云殺郤宛,宛之宗姓伯氏子曰嚭。吳世家云楚誅伯州犁

,其孫伯嚭奔吳也。」

〔二〕〈索隱〉公子燭庸及蓋餘也。

  四年,吳伐楚,取六與灊。〔一〕五年,伐越,敗之。六年,楚昭王使公子囊瓦〔二〕將兵伐吳。吳使伍員迎擊,大破楚軍於豫章,〔三〕取楚之居巢。

〔一〕〈集解〉六,古國,皋陶之後所封。灊縣有天柱山。

  〈索隱〉六,古國也,皋陶之後所封。灊縣有天柱山。

〔二〕〈集解〉案:《左傳》楚公子貞字子囊,其孫名瓦,字子常。此言公子,又兼稱囊

瓦,誤也。 

  〈索隱〉按:左氏楚公子貞字子囊,其孫名瓦,字子常。此言公子,又兼稱囊瓦,蓋

誤。

〔三〕〈集解〉豫章在江南。

  〈索隱〉按:杜預云「昔豫章在江北,蓋分後徙之於江南也」。

  九年,吳王闔廬謂子胥、孫武曰:「始子言郢未可入,今果何如?」二子對曰:「楚

將囊瓦貪,而唐、蔡皆怨之。王必欲大伐之,必先得唐、蔡乃可。」闔廬聽之,悉興師與

唐、蔡伐楚,與楚夾漢水而陳。吳王之弟夫概〔一〕將兵請從,王不聽,遂以其屬五千人

擊楚將子常。〔二〕子常敗走,奔鄭。於是吳乘勝而前,五戰,遂至郢〔二〕。己卯,楚

昭王出奔。庚辰,吳王入郢。

 

〈史記.伍子胥列傳〉:

  後二歲,闔廬使太子夫差將兵伐楚,取番。楚懼吳復大來,乃去郢,徙於鄀。當是時

,吳以伍子胥、孫武之謀,西破彊楚,北威齊晉,南服越人。

 

〈史記.律書〉:

  自是之後,名士迭興,晉用咎犯,而齊用王子,吳用孫武,申明軍約,賞罰必信,卒

伯諸侯,兼列邦土,雖不及三代之誥誓,然身寵君尊,當世顯揚,可不謂榮焉?豈與世儒

闇於大較,不權輕重,猥云德化,不當用兵,大至君辱失守,小乃侵犯削弱,遂執不移等

哉!故教笞不可廢於家,刑罰不可捐於國,誅伐不可偃於天下,用之有巧拙,行之有逆順

耳。

 

「死因之謎」:

 

〈史記.孫子吳起列傳〉:

  孫武既死,〔一〕後百餘歲有孫臏。臏生阿鄄之閒,臏亦孫武之後世子孫也。

〔一〕〈集解〉《越絕書》曰:「吳縣巫門外大冢,孫武冢也,去縣十里。」

  〈索隱〉按:《越絕書》云是子貢所著,恐非也。其書多記吳越亡後土地,或後人所

錄。

  〈正義〉《七錄》云:「《越絕》十六卷,或云伍子胥撰。」

 

〈三國志.吳書.孫破虜討逆傳〉:

  孫堅字文臺,吳郡富春人,蓋孫武之後也。

 

〈漢書.刑法志〉:

  春秋之後,滅弱吞小,並為戰國,稍增講武之禮,以為戲樂,用相夸視。而秦更名角

抵,先王之禮沒於淫樂中矣。雄桀之士因勢輔時,作為權詐以相傾覆,吳有孫武,齊有孫

臏,魏有吳起,秦有商鞅,皆禽敵立勝,垂著篇籍。當此之時,合從連衡,轉相攻伐,代

為雌雄。齊愍以技擊彊,魏惠以武卒奮,秦昭以銳士勝。世方爭於功利,而馳說者以孫、

吳為宗。時唯孫卿明於王道,而非之曰:「彼孫、吳者,上勢利而貴變詐;施於暴亂昏嫚

之國,君臣有間,上下離心,政謀不良,故可變而詐也。夫仁人在上,為下所卬,猶子弟

之衛父兄,若手足之扞頭目,何可當也?鄰國望我,歡若親戚,芬若椒蘭,顧視其上,猶

焚灼仇讎。人情豈肯為其所惡而攻其所好哉?故以桀攻桀,猶有巧拙;以桀詐堯,若卵投

石,夫何幸之有!……

  故曰:「善師者不陳,善陳者不戰,善戰者不敗,善敗者不亡。」若夫舜修百僚,咎

繇作士,命以「蠻夷猾夏,寇賊姦軌」,而刑無所用,所謂善師不陳者也。湯、武征伐,

陳師誓眾,而放禽桀、紂,所謂善陳不戰者也。齊桓南服彊楚,使貢周室,北伐山戎,為

燕開路,存亡繼絕,功為伯首,所謂善戰不敗者也。楚昭王遭闔廬之禍,國滅出亡,父老

送之。王曰:「父老反矣!何患無君?」父老曰:「有君如是其賢也!」相與從之。或奔

走赴秦,號哭請救,秦人(憐之謂)〔為〕之出兵。二國并力,遂走吳師,昭王返國,所

謂善敗不亡者也。若秦因四世之勝,據河山之阻,任用白起、王翦豺狼之徒,奮其爪牙,

禽獵六國,以并天下。窮武極詐,士民不附,卒隸之徒,還為敵讎,猋起雲合,果共軋之

。斯為下矣。凡兵,所以存亡繼絕,救亂除害也。故伊、呂之將,子孫有國,與商周並。

至於末世,苟任詐力,以快貪殘,爭城殺人盈城,爭地殺人滿野。孫、吳、商、白之徒,

皆身誅戮於前,而(功)〔國〕滅亡於後。報應之勢,各以類至,其道然矣。

 

〈後漢書.郡國志四.揚州.吳郡〉:

  吳本國。〔一〕震澤在西,後名具區澤。〔二〕

  海鹽〔三〕

  烏程〔四〕

  餘杭〔五〕毗陵季札所居。北江在北。〔六〕

  丹徒〔七〕

  曲阿

  由拳〔八〕

  安〔九〕

  富春

  陽羨邑。〔一0〕

  無錫侯國。〔一一〕

  婁

(以下為劉昭注)

〔一〕《越絕》曰:「吳大城,闔閭所造,周四十七里二百一十步二尺。又有伍子胥城,

居巢城。昌門外闔閭冢虎丘。穹隆,赤松子所取赤石脂也,去縣二十里。有(鹿)〔麋〕

湖,欐谿城。又石城,闔閭置美〔人〕山。虞山,巫咸山。」皇覽曰:「縣東門外孫武冢

。又要離冢,縣西南。」

〔二〕《爾雅》十藪,吳越之閒有具區,郭璞曰縣南太湖也。中有包山,山下有洞庭,穴

道潛行水底,去無所不通,號為地脈。《越絕書》曰:「湖周三萬六千頃」。又有大雷山

,小雷山,周處風土記曰舜漁澤之所。臣昭案:此僻在成陽是也。又吳伐越,敗之夫椒,

杜預曰太湖中椒山是也。

〔三〕案今計偕簿,縣之故治,順帝時陷而為湖,今謂為當湖。大旱湖竭,城郭之處可識

〔四〕〈左傳.襄三年〉楚伐吳至於衡山,杜預曰在縣南。或云丹陽縣之橫山,去鳩茲不

遠,子重所至也。《吳興記》曰:「縣西北(其)〔卞〕山有項籍祠。興平二年,太守許

貢奏分縣為永縣。」

〔五〕顧夷曰:「秦始皇至會稽經此,立為縣。」《史記》曰:始皇臨浙江,水波惡,乃

西百二十里,從狹中渡。徐廣曰:餘杭也。臣昭案:始皇所過乃在錢塘、富春,豈近餘杭

之界乎?

〔六〕《越絕》曰:「縣南城,(在荒)〔古淹〕地。上湖中冢者,季子冢也。名延陵墟

。」《皇覽》曰:暨陽鄉。

〔七〕《春秋》曰朱方。

〔八〕《左傳》曰越敗吳於檇李,杜預曰縣南醉李城也。干寶《搜神記》曰:「秦始皇東

巡,望氣者云『五百年後,江東有天子氣。』始皇至,令囚徒十萬人掘汙其地,表以惡名

,故改之曰由拳縣。」

〔九〕《越絕》曰:「有西岑冢,越王孫開所立,以備春申君,使其子守之,子死遂葬城

中。」

〔一0〕郭璞曰:「縣有張公山,洞密有二堂。」

〔一一〕《史記》曰:「春申君城故吳墟,以自為都邑。」城在無錫。《皇覽》曰:「吳

王太伯冢在吳縣北梅里聚,去城十里。太伯始所居地名句吳。」臣昭案:無錫縣東皇山有

太伯冢,民世修敬焉。去墓十里有舊宅、井猶存。臣昭以為即宅為置廟,不如《皇覽》所

說也。《越絕》曰:「縣西龍尾陵道,春申君初封吳所造。」臣昭案:今見在,自是山名

,非築陵道。

 

〈太平御覽.兵部二.敘兵下〉:「劉向《新序》……又曰:樂毅以弱燕破彊齊七十餘城者,齊無法故也。孫武以三萬破楚二十萬者,楚無法故也。」

 

【返回目錄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