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黃帝四經》

 

〔經法〕
道法 國次 君正
六分 四度 亡論
〔十大經〕
姓爭 雌雄節 兵容
本伐 順道  

 

 

【返回目錄】

 

〔經法〕

 

〈道法〉

  道生法。法者,引得失以繩,而明曲直者也。故執道者,生法而弗敢犯也,法立而弗

敢廢也。故能自引以繩,然後見知天下而不惑矣。

  虛無形,其寂冥冥,萬物之所從生。生有害,曰欲,曰不知足。生必動,動有害,曰

不時,曰時而背。動有事,事有害,曰逆,曰不稱,不知所為用。事必有言,言有害,曰

不信,曰不知畏人,曰自誣,曰虛誇,以不足為有餘。

  故同出冥冥,或以死,或以生;或以敗,或以成。禍福同道,莫知其所從生。見知之

道,唯虛無有;虛無有,秋毫成之,必有形名;形名立,則黑白之分已。故執道者之觀於

天下也,無執也,無處也,無為也,無私也。是故天下有事,無不自為形聲號矣。形名已

立,聲號已建,則無所逃跡匿正矣。

  公者明,至明者有功。至正者靜,至靜者聖。無私者智,至智者為天下稽。稱以權衡

,參以天當,天下有事,必有巧驗。事如直木,多如倉粟。斗石已具,尺寸已陳,則無所

逃其神。故曰:度量已具,則治而制之矣。絕而復屬,亡而復存,孰知其神。死而復生,

以禍為福,孰知其極。反索之無形,故知禍福之所從生。應化之道,平衡而止。輕重不稱

,是謂失道。

  天地有痡`,萬民有琩ヾA貴賤有琣魽A畜臣有盚D,使民有瓻蛂C天地之痡`,四

時、晦明、生殺、柔剛。萬民之琩ヾA男農、女工。貴之琣魽A賢不肖不相放。畜臣之

道,任能毋過其所長。使民之瓻蛂A去私而立公。變盚L度,以奇相禦。正奇有立,而名

形弗去。凡事無小大,物自為舍。逆順死生,物自為名。名形已定,物自為正。

  故唯執道者能上明於天之反,而中達君臣之半,密察於萬物之所終始,而弗為主。故能

至素至精,浩彌無形,然後可以為天下正。

 

〈國次〉

  國失其次,則社稷大匡。奪而無予,國不遂亡。不盡天極,衰者復昌。誅禁不當,反

受其殃。禁伐當罪當亡,必虛其國,兼之而勿擅,是謂天功。天地無私,四時不息。天地

立,聖人故載。過極失當,天將降殃。人強勝天,慎避勿當。天反勝人,因與俱行。先屈

後伸,必盡天極,而毋擅天功。

  兼人之國,修其國郭,處其廊廟,聽其鐘鼓,利其資財,妻其子女,是謂重逆以荒,

國危破亡。

  故唯聖人能盡天極,能用天當。天地之道,不過三功。功成而不止,身危有殃。

  故聖人之伐也,兼人之國,墮其城郭,焚其鐘鼓,布其資財,散其子女,裂其地土,

以封賢者。是謂天功。功成不廢,後不逢殃。

  毋陽竊,毋陰竊,毋土敝,毋故執,毋黨別。陽竊者天奪其光,陰竊者土地荒,土敝

者天加之以兵,人執者流之四方,黨別者外內相攻。陽竊者疾,陰竊者飢;土敝者亡地,

人執者失民,黨別者亂,此謂五逆。五逆皆成,亂天之經,逆地之綱,變故亂常,擅制更

爽,心欲是行,身危有殃。是謂過極失當。

 

〈君正〉

  一年從其俗,二年用其德,三年而民有得。四年而發號令,五年而以刑正,六年而民

畏敬,七年而可以正。一年從其俗,則知民則。二年用其德,則民力。三年無賦斂,則民

不倖。六年民畏敬,則知刑罰。七年而可以正,則勝強敵。

  俗者,順民心也。德者,愛勉之也。有得者,發禁弛關市之正也。號令者,連為什伍

,選練賢不肖有別也。以刑正者,罪殺不赦也。畏敬者,民不犯刑罰也。可以正者,民死

節也。

  若號令發,必廄而上九,壹道同心,上下不□,民無它志,然後可以守戰矣。號令發

必行,俗也。男女勸勉,愛也。動之靜之,民無不聽,時也。受賞無德,受罪無怨,當也

。貴賤有別,賢不肖衰也。衣備不相逾,貴賤等也。國無盜賊,詐偽不生,民無邪心,衣

食足而刑罰必也。以有餘守,不可拔也;以不足攻,反自伐也。

  天有死生之時,國有死生之正。因天之生也以養生,謂之文;因天之殺也以伐死,謂

之武:文武并行,則天下從矣。

  人之本在地,地之本在宜,宜之生在時,時之用在民,民之用在力,力之用在節。知

地宜,須時而樹,節民力以使,則財生,賦斂有度則民富,民富則有佴,有佴則號令成俗

而刑伐不犯,號令成俗而刑伐不犯則守固戰勝之道也。

  法度者,正之至也。而以法度治者,不可亂也。而生法度者,不可亂也。精公無私而

賞罰信,所以治也。

  省苛事,節賦斂,毋奪民時,治之安。無父之行,不得子之用;無母之德,不能盡民

之力。父母之行備,則天地之德也。三者備,則事得矣。能收天下豪傑驃雄,則守禦之備

具矣。審於行文武之道,則天下賓矣。號令合於民心,則民聽令;兼愛無私,則民親上。

 

〈六分〉

  觀國者觀主,觀家者觀父。能為國則能為主,能為家則能為父。凡觀國,有六逆:其

子父,其臣主,雖強大不王。其謀臣在外位者,其國不安,其主不悟,則社稷殘。其主失

位則國無本,臣不失處則下有根,國憂而存;主失位則國荒,臣失處則令不行,此之謂頹

國。主暴則生殺不當,臣亂則賢不肖并立,此謂危國。主兩則失其明,男女爭威,國有亂

兵,此謂亡國。

  嫡子父,命曰上怫,群臣離志;大臣主,命曰雍塞:在強國削,在中國破,在小國亡

。主失位,臣不失處,命曰外根,將與禍鄰:在強國憂,在中國危,在小國削;主失位,

臣失處,命曰無本,上下無根,國將大損:在強破,在中國亡,在小國滅。主暴臣亂,命

曰大荒,外戎內戎,天將降殃:國無大小,有者滅亡。主兩,男女分威,命曰大麋,國中

有師:在強國破,在中國亡,在小國滅。

  凡觀國,有六順:主不失其位則國有本,臣失其處則下無根,國憂而存。主惠臣忠者

,其國安。主主臣臣,上下不□者,其國強。主執度,臣循理者,其國霸昌。主得位臣輻

屬者王。

  六順六逆乃存亡興壞之分也。主上執六分以生殺,以賞罰,以必伐。天下太平,正以

明德,參之於天地,而兼覆載而無私也,故王天下。

  王天下者之道,有天焉,有地焉,有人焉,三者參用之,然後而有天下矣。為人主,

南面而立。臣肅敬,不敢蔽其主。下比順,不敢蔽其上。萬民和輯而樂為其主上用,地廣

人眾兵強,天下無敵。

  文德究於輕細,武刃於當罪,王之本也。然而不知王術,不王天下。知王術者,驅騁

馳獵而不禽荒,飲食喜樂而不湎康,玩好嬛好而不惑心,俱與天下用兵,費少而有功,戰

勝而令行。故福生於內,則國富而民昌。聖人其留,天下其與。不知王術者,驅騁馳獵則

禽荒,飲食喜樂而湎康,玩好嬛好則惑心,俱與天下用兵,費多而無功,戰勝而令不行。

故福失於內,財去而倉廩空虛,與天相逆,則國貧而民荒。至聖之人弗留,天下弗與。如

此而又不能重士而師有道,則國人之國矣。

  王天下者有玄德,有玄德獨知王術,故而天下而天下莫知其所以。王天下者,輕縣國

而重士,故國重而身安;賤財而貴有知,故功德而財生;賤身而貴有道,故身貴而令行。

故王天下者,天下則之。霸王積甲士而征不備,誅禁當罪而不私其利,故令天下而莫敢不

聽。自此以下,兵戰力爭,危亡無日,而莫知其所從來。夫言霸王,其無私也,唯王者能

兼覆載天下,物曲成焉。

 

〈四度〉

  君臣易位謂之逆,賢不肖并立謂之亂,動靜不時謂之逆,生殺不當謂之暴。逆則失本

,亂則失職,逆則失天,暴則失人。失本則損,失職則侵,失天則飢,失人則疾。周遷動

作,天為之稽。天道不遠,入與處,出與反。

  君臣當位謂之靜,賢不肖當位謂之正,動靜參於天地謂之文,誅禁時當謂之武。靜則

安,正則治,文則明,武則強。安則得本,治則得人,明則得天,強則威行。參於天地,

合於民心。文武并立,命之曰上同。

  審知四度,可以定天下,可安一國。順治其內,逆用於外,功成而傷。逆治其內,順

用於外,功成而亡。內外皆逆,是謂重殃,身危為戮,國危破亡。內外皆順,功成而不廢

,後不逢殃。

  聲華實寡者,庸也。順者,動也。正者,事之根也。執道循理,必從本始,順為經紀

。禁伐當罪,必中天理。背約則窘,達刑則傷。背逆合當,為若有事,雖無成功,亦無天

殃。

  毋止生以死,毋禦死以生,毋為虛聲。聲溢於實,是謂滅名。極陽以殺,極陰以生,

是謂逆陰陽之命。極陽殺於外,極陰生於內。已逆陰陽,又逆其位,大則國亡,小則身受

其殃。故因陽伐死,因陰建生。當者有數,極而反,盛而衰:天地之道也,人之理也。逆

順同道而異理,審知逆順,是謂道紀。以強下弱,何國不克;以貴下賤,何人不得;以賢

下不肖,何事不治。

  規之內曰圓,矩之內曰方,懸之下曰正,水之上曰平;尺寸之度曰大小短長,權衡之

稱曰輕重不爽,斗石之量曰少多有數,繩墨之立曰曲直有度。八度者,用之稽也。日月星

辰之期,四時之度,動靜之立,外內之處,天之稽也。高下不蔽其形,美惡不匿其情,地

之稽也。君臣不失其位,士不失其處,任能毋過其所長,去私而立公,人之稽也。美惡有

名,逆順有形,情偽有實,王公執之以為天下正。

  因天時,伐天悔,謂之武。武刃而以文隨其後,則有成功矣,用二文一武者王。其主

道,離人理,處狂惑之位處而不悟,身必有戮。柔弱者無罪而幾,不及而趯,是謂柔弱。

剛正而強者臨罪而不究。名功相抱,是故長久。名功不相抱,名進實退,是謂失道,其卒

必有身咎。黃金珠玉藏積,怨之本也。女樂玩好燔材,亂之基也。守怨之本,養亂之基,

雖有聖人,不能為謀。

 

〈亡論〉

  凡犯禁絕理,天誅必至。一國而服六危者,滅;一國而服三不辜者,死;廢令者,亡

;一國而服三壅者,亡地更君;一國之君而服三凶者,禍反自及也。上溢者死,下溢者刑

。德薄而功厚者隳,名禁而不匡者死。抹利,襦傳,達刑,為亂首,為怨媒:此五者,禍

皆反自及也。

  守國而恃其地險者削,用國而恃其強者弱。興兵失理,所伐不當,天降二殃。逆節不

成,是謂得天;逆節果成,天將不盈其命而重其刑。贏極必靜,動舉必正。贏極而不靜,

是謂失天;動舉而不正,是謂後命。大殺服民,戮降人,刑無罪,禍皆反自及也。所伐當

罪,其福五之;所伐不當,其禍十之。

  國受兵而不知固守,下邪琤H地界為私者保。救人而弗能存,反為禍門,是謂危根。

聲華實寡,危國亡土。夏起大土功,命曰絕理。犯禁絕理,天誅必至。六危:一曰嫡子父

,二曰大臣主,三曰謀臣外其志,四曰聽諸侯之廢置,五曰左右比周以壅塞,六曰父兄黨

以拂。六危不勝,禍及於身。三不辜:一曰妄殺賢,二曰殺服民,三曰刑無罪:此三不辜

  三壅:內位勝謂之塞,外位勝謂之拂;外內皆勝則君孤直。以此有國,守不固,戰不

克。此謂一壅。從中令外謂之惑,從外令中謂之賊。外內遂爭,則危都國:此謂二壅。一

人擅主,命曰蔽光。從中外周,此謂重壅。外內為一,國乃更。此謂三壅。三凶:一曰好

凶器,二曰行逆德,三曰縱心欲:此謂三凶。

  昧天下之利,受天下之患;昧一國之利者,受一國之禍。約而背之,謂之襦傳。伐當

罪,見利而反,謂之達刑。上殺父兄,下走子弟,謂之亂首。外約不信,謂之怨媒。有國

將亡,當罪復昌。

 

〔十大經〕

 

〈姓爭〉

  高陽問力黑曰:天地已成,黔首乃生。莫循天德,謀相覆傾。吾甚患之,為之若何?

力黑對曰:勿憂勿患,天制固然。天地已定,蚑蟯畢爭。作爭者凶,不爭亦毋以成功。順

天者昌,逆天者亡。毋逆天道,則不失所守。天地已成,黔首乃生。勝生已定,敵者生爭

,不諶不定。凡諶之極,在刑與德。

  刑德皇皇,日月相望,以明其當。望失其當,環視其殃。天德皇皇,非刑不行;繆繆

天刑,非德必傾。刑德相養,逆順若成。刑晦而德明,刑陰而德陽,刑微而德彰。其明者

以為法,而微道是行。

  明明至微,時反以為幾。天道環周,於人反為之客。爭作得時,天地與之。爭不衰,

時靜不靜,國家不定。可作不作,天稽環周,人反為之客。靜作得時,天地與之;靜作失

時,天地奪之。

  夫天地之道,寒涅燥濕,不能并立。剛柔陰陽,固不兩行。兩相養,時相成。居則有

法,動作循名,其事若易成。若夫人事則無常,過極失當,變故易常;德則無有,措刑不

當。居則無法,動作爽名,是以戮受其刑。

 

〈雌雄節〉

  皇后歷吉凶之常,以辨雌雄之節,乃分禍福之嚮。憲傲驕倨,是謂雄節;委燮恭儉,

是謂雌節。夫雄節者,盈之徒也。雌節者,兼之徒也。夫雄節以得,乃不為福;雌節以亡

,必將有賞。夫雄節而數得,是謂積殃;凶憂重至,幾於死亡。雌節而數亡,是謂積德,

慎戒毋法,大祿將極。

  凡彼禍難也,先者琱縑A後者琣N。先而不凶者,痝し蛝`存也。後而不吉者,是

備雄節存也。先亦不凶,後亦不凶,是痝し蛝`存也。先亦吉,後亦不吉,是痝げ站`存

也。

  凡人好用雄節,是謂妨生。大人則毀,小人則亡。以守不寧,以作事不成。以求不得

,以戰不克。厥身不壽,子孫不殖。是謂凶節,是謂散德。凡人好用雌節,是謂承祿。富

者則昌,貧者則穀。以守則寧,以作事則成。以求則得,以戰則克。厥身則壽,子孫則殖

。是謂吉節,是謂□德。故德積者昌,殃積者亡。觀其所積,乃知禍福之嚮。

 

〈兵容〉

  兵不刑天,兵不可動;不法地,兵不可措;不法人,兵不可成。參於天地,稽之聖人

。人自生之,天地刑之,聖人因而成之。聖人之功,時為之庸,因時秉宜,兵必有成功。

聖人不達刑,不襦傳。因天時,與之皆斷;當斷不斷,反受其亂。

  天固有奪有予,有祥福至者也而弗受,反隨以殃。三遂絕從,兵無成功。三遂絕從,

兵有成功者,不饗其功,環受其殃。國家有幸,當者受殃;國家無幸,有延其命。茀茀陽

陽,因民之力,逆天之極,又重有功,其國家以危,社稷以匡,事無成功,慶且不饗其功

。此天之道也。

 

〈本伐〉

  諸庫藏兵之國,皆有兵道。世兵道三:有為利者,有為義者,有行忿者。所謂為利者

,見生民有飢,國家不暇,上下不當,舉兵而裁之,唯無大利,亦無大害焉。

  所謂為義者,伐亂禁暴,起賢廢不肖,所謂義也。義者,眾之所死也。是故以國攻天

下,萬乘之主兼希不自此始,鮮能終之;非心之琱],窮而反矣。

  所謂行忿者,心雖忿,不能徒怒,怒必有為也。成功而無以求也,即兼始逆矣,非道

也。

  道之行也,由不得已。由不得已,則無窮。故丐者,摭者也;禁者,使者也:是以方

行不留。

 

〈順道〉

  黃帝問力黑曰:大庭氏之有天下也,不辨陰陽,不數日月,不志四時,而天開以時,

地成以財。其為之若何?力黑曰:大庭之有天下也,安徐正靜,柔節先定。委燮恭儉,卑

約主柔,常後而不先。體正信以仁,慈惠以愛人,端正勇,弗敢以先人。

  中情不流,執一毋求。刑於女節,所生乃柔。故安靜正德,好德不爭。立於不敢,行

於不能。戰示不敢,明示不能。守弱節而堅之,胥雄節之窮而因之。若此者其民勞不僈,

飢不怠,死不怨。

  不曠其眾,不為兵邾,不為亂首,不為怨媒,不陰謀,不擅斷疑,不謀削人之野,不

謀劫人之宇。慎案其眾,以隨天地之從。不擅作事,以待逆節所窮。

  見地奪力,天逆其時,因而飾之,事環克之。若此者,戰勝不報,取地不反,戰勝於

外,福生於內,用力甚少,名聲章名,順之至也。

 

〈稱〉

  道無始而有應。其未來也,無之;其已來,如之。有物將來,其形先之。建以其形,

名以其名。其言謂何?環□傷威,弛欲傷法,無隨傷道。數舉三者,有身弗能保,何國能

守?

  奇從奇,正從正。奇與正,琱ㄕP廷。凡變之道,非益而損,非進而退:首變者凶。

有儀而儀則不過,恃表而望則不惑,案法而治則不亂。聖人不為始,不專己;不豫謀,不

棄時;不為得,不辭福。因天之則。失其天者死,欺其主者死,翟其上者危。心之所欲則

志歸之,志之所欲則力歸之。故巢居者察風,穴處者知雨;憂存故也。憂之則□,安之則

久;弗能令者弗能有。

  帝者臣,名臣,其實師也;王者臣,名臣,其實友也;霸者臣,名臣也,實賓也;危

者臣,名臣也,其實庸也;亡者臣,名臣也,其實虜也。自光者人絕之,驕溢人者其生危

、其死辱翳。居不犯凶,困不擇時。不受祿者,天子弗臣也;祿泊者,弗與犯難。故以人

之自為,不以人之為我也。不仕於盛盈之國,不嫁子於盛盈之家,不友驕倨慢易之人。

  聖人不執偃兵,不執用兵;兵者不得已而行。知天之所始,察地之理,聖人麋論天地

之紀,廣乎獨見,卓乎獨知,□乎獨□,□乎獨在。天子地方千里,諸侯百里,所以朕合

之也。故立天子者,不使諸侯疑焉;立正嫡者,不使庶孽疑焉;立正妻者,不使婢妾疑焉

:疑則相傷,雜則相方。

  時若可行,亟應勿言;時若未可,涂其門,毋見其端。天制寒暑,地制高下,人制取

予。取予當,立為聖王;取予不當,流之死亡。天有環刑,反受其殃。世琱ㄔi擇法而用

我,用我不可,是以生禍。有國存,天下弗能亡也;有國將亡,天下弗能存也。時極未至

,而隱於德;既得其極,遠其德,淺致以力;既成其功,環復其從,人莫能殆。諸侯不報

仇,不修恥,唯義所在。

  隱忌妒妹賊妾,如此者,下其等而遠其身;不下其等不遠其身,禍乃將起。內事不和

,不得言外;細事不察,不得言大。利不兼,賞不倍;戴角者無上齒。提正名以伐,得所

欲而止。實穀不華,至言不飾,至樂不笑。華之屬,必有實,實中必有覈,覈中必有意。

天地之道,有左有右,有牝有牡。誥誥作事,毋從我終始。雷以為車,隆隆以為馬。行而

行,處而處。因地以為資,因民以為師;弗因無神也。

  宮室過度,上帝所惡;為者弗居,唯居必路。減衣衿,薄棺槨,禁也。疾役可發澤,

禁也。草叢可淺林,禁也。聚宮室墮高增下,禁也;大水至而可也。毋先天成,毋非時而

榮則不果。日為明,月為晦;昏而休,明而起。毋失天極,究數而止。強則令,弱則聽,

敵者循繩而爭。行憎而索愛,父弗得子;行侮而索敬,君弗得臣。有宗將興,如伐於川;

有宗將壞,如伐於山。貞良而亡,先人餘殃;商闕而栝,先人之連。埤而正者增,高而倚

者崩。

  山有木,其實屯屯。虎狼為猛可揗,昆弟相居,不能相順。同則不肯,離則不能,傷

國之神。神胡不來,胡不來相教順弟兄茲;昆弟之親,尚可易哉。天下有三死:忿不量力

,死;嗜欲無窮,死;寡不避眾,死。毋藉賊兵,毋裹盜糧。藉賊兵,裹盜糧;短者長,

弱者強;贏縮變化,後將反施。弗同而同,舉而為同;弗異而異,舉而為異;弗為而自成

,因而建事。

  陽親而陰惡,謂外其膚而內其□。不有內亂,必有外客。膚既為膚,□既為□;內亂

不至,外客乃卻。得焉者不受其賜,亡焉者不怨大。夫天有明而不憂民之晦也,百姓闢其

戶牖而各取昭焉;天無事焉。地有財而不憂民之貧也,百姓斬木刈薪而各取富焉;地亦無

事焉。諸侯有亂,正亂者失其理,亂國反行焉;其時未能也,至其子孫必行焉。故曰:制

人而失其理,反制焉。

  生人有居,死人有墓。令不得與死者從事。惑而極反,失道不遠。臣有兩位者,其國

必危;國若不危,君臾存也。失君必危,失君不危者,臣故佐也。子有兩位者,家必亂;

家若不亂,親臾存也。失親必危,失親不亂,子故佐也。不用輔佐之助,不聽聖慧之慮,

而恃其城郭之固,怙其勇力之禦,是謂身薄;身薄則殆,以守不固,以戰不克。兩虎相爭

,駑犬制其餘。

  善為國者,太上無刑,其次正法,其下鬥果訟果,太上不鬥不訟不果。夫太上爭於化

,其次爭於明,其下救患禍。寒時而獨暑,暑時而獨寒,其生危,以其逆也。敬勝怠,敢

勝疑。亡國之禍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

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不信其是而信其可也,不可矣;而不信其非而不信其可也,可矣

。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

。故觀治以知亂,觀前以知反。故聖人觀今之曲直,審其名,以稱斷之。積者積而居,胥

時而用。觀主樹以知與治,合積化以知時;以明奇正貴賤存亡。

  凡論必以陰陽大義。天陽地陰,春陽秋陰,夏陽冬陰,晝陽夜陰。大國陽小國陰,重

國陽輕國陰。有事陽而無事陰,伸者陽而屈者陰。主陽臣陰,上陽下陰,男陽女陰,父陽

子陰,兄陽弟陰,長陽少陰,貴陽賤陰,達陽窮陰。娶婦生子婦,有喪陰。制人者陽,制

於人者陰。客陽主人陰。師陽役陰。言陽默陰。予陽受陰。諸陽者法天,天貴正;過正曰

詭,極則常際乃反。諸陰者法地,地德安徐正靜,柔節先定,善予不爭。此地之度而雌之

節也。